猫扑小说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猫扑小说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bookmop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猫扑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桃色诱惑 >

8.第八章 一个女人一个样

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

    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桃色诱惑》小说(正文 8.第八章 一个女人一个样)正文,敬请欣赏!

第8节第八章一个女人一个样

    第八章一个女人一个样

    也真是一个女人一个样。请访问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事,都不能有开头,开头留下的印象很重要,印象不好,会很难翻过来,印象好了,也同样很难翻过去,管征鹤给潘碧云第一次就留下了极好的印象,回想起来,主要是让她得到一次生生死死的体验。

    本来,潘碧云也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潘碧云第一次和王放相好,那也是一次偶然。王放那时候在乡计生站工作,身为计生站副主任,带着乡小分队下到杨家桥来罚超生款,刘玉柱便让刘中安排午饭。刘中想了想,大队没有食堂,到乡里小饭馆去吃不仅路远,让人看到影响也不好,想带到自己家吃,又怕自己的老婆手艺不好,花了钱,做不出好菜来,让人笑话,想来想去,就买了菜送到潘碧云家去。

    刘中把菜送到潘碧云家云做,并不是要让潘碧云做。那时候刘中还几乎不知道潘碧云,因为潘碧云才结婚一年多,还没有孩子,一些小媳妇刘中从来不认识,刘中认识的是潘碧云的婆婆方月姝。

    方月姝那时候不到五十岁,正是和刘中同龄人,刘中过去做大队会计的时候,方月姝是小学民办教师,那时候,民办教师的工资有一半是从大队教育事业副加费中发放。大队把钱筹上来,往往又给挪用了,民办教师一年到底,大队只好打张白条让她们收着,哪天有钱哪天给,不然就让抵透支款。

    方月姝拿着白条,要过年了,找到刘中要钱,刘中每次不为难她,也不为难自己,多少给一点,再把欠条重开一次。这样方月姝说不上是感谢还是生气,总之对刘中没有好印象,她觉得刘中是有意为难她。可她再问一问别人,别人还一个子儿也没拿到,她就对刘中心生感激。

    后来方月姝和刘中好上了,也不单是为了感激。刘中人看上去挺老实,做账也不马虎,可是骨子里却是个点子实足的人,他对上了年龄的女人情有独钟,他不动声色地和方月姝说话,总是给方月姝留下极可信任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时候,方月姝的男人胡清海,是个乡卫生院医生,正常不回家来,方月姝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过日子,夜更长长的,难免想那事,但想归想,从不乱想。

    方月姝乱想,是因为她的男人胡清海在医院先乱想了,乱想了别的女人。那次方月姝到医院去找胡清海,让他补办身份证。她去的时候,胡清海在门诊上班,把钥匙交给她到宿舍去休息,自己没回来,等胡清海想起什么来,跑回宿舍来时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头天晚上,七里店小街上的女人孙文英,找他看妇科,说她这两天白带特别多,问他为什么。胡清海照着常见病说了又给她开了一瓶白带丸,可那方文英一直不走,等他下班时又跟到了他的宿舍,便要让他看看那白带的颜色,说有些淡红,便在他的宿舍里关起门来,脱下裤子,把内裤翻出来让胡清海看。

    胡清海再一看,什么也没有,白带很正常,他便看到了孙文英的白屁股和乱草丛,他一下子明白了,怪不成孙文英总是给他送东西,一会要给他打毛衣,一会又给他送芝麻糖,是因为早就看上他了。

    孙文英男人是做小生意的,一心直想发财,可是一年到头还是看着那小杂货,从没发过财。晚上回家脚不洗,身子不洗就上床要她,孙文英不给,他就打她,女人哪是打服的?这一打孙文英便和他分床了。分床不代表不想那事,想了又不愿给自己男人,便找到了胡清海。

    那次来看妇科病,孙文英当着胡清海面,脱裤子就不打算自己穿起来。于是胡清海就成全了她,把她抱上床,三下五除二,做了个让她心满意足。临走时,孙文英便忘了把那脱下的内裤收走,留给了胡清海作个纪念。因为是单人宿舍,胡清海便把那紫霞色的小内裤洗干净,用夹子夹在床头晾干,每天夜上看一看,心里挺舒服的。这时,方月姝正拿着那小内裤在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等胡清海一进门,她便把那小内裤狠狠地掷在胡清海的脸上,说这是哪个婊子的,你说?

    胡清海没敢说出谁,但也没有不承认。方月姝二话没说,一头跑回家,以后对胡清海再不日思夜想了,这个时候,刘中便出现在她的头脑中。

    现在,刘中和方月姝已经成了老情人,几乎杨家桥没有人不知道,这一说也该有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的儿女都大了,那关系虽没断,但偷鸡摸狗的行为明显少了,但是刘中对方月姝的情意还在,每遇上什么事,他总想到她。

    方月姝做得一手好菜,哪怕是青拌凉菜,味口也与别人做的不同。那时候大队老是来人,只要让他当家,总是买好菜,然后到小学去给方月姝请个假,便用自行车去带着方月姝回家做饭。

    刘中和方月姝一回来,家里孩子上学还没回来,刘中便帮她做下手,或剥葱或拈韭菜,烧火的时候,方月姝站在锅上抄菜,刘中便把手从方月姝的裙摆里伸进去,摸到她的内裤,把内裤拉下来,然后把手伸到她的大腿间,去拭她的那处,把手拭湿了,把方月姝逗弄得欲火上来了,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把他领到房间,躺在床沿上,掀起大摆裙说,快来两下子,看你这贼似的,晚上做什么?刘中匆匆忙忙地进出两下子,怕来人看到,又回去烧火,单等晚上来享受。可是到晚上又被自己老婆怀疑,硬要他做了再走,做又没有兴趣了。这样常常让方月姝耻笑他,夹在老婆腿裆过日子,还敢乱想心事,刘中便傻傻地笑说,我就怕她,一辈子怕她……

    方月姝说,怕她,她好,为什么还要想我?

    刘中说,我就想你,一个女人一个样!

    方八姝说,你的女人是什么样?

    刘中说,她是老虎,你是绵羊!

    方月姝说,我问你女人身体什么样,她比我好吗?

    刘中说,那我没仔细看过,她不让看,只觉得没有你这么紧小有力,一进你的身子里,勒得我酸胀难受,她的也没有你好,破布袋一般。

    方月姝说,去吧,没有我好,干嘛怕她?

    刘中说,有几个男人不怕老婆的?

    方八姝说,怕老婆就别想掐野花了。

    刘中说,我没把你当野花,我一样喜欢你。

    方月姝说,说给鬼听去吧,快烧火!她生气了,说,以后别再把这些人领我家来做饭了,我做饭给你一个人吃,是我愿意,我不喜欢这些人,没一个是好东西,要不,我就和他们哪一个相好,你可不许吃醋!

    刘中当然知道方月姝只看好他一个人,所以他才敢把上面下来的人带到方月姝家来招待,当然每次招待,除了自己买菜来,方月姝家添的油盐柴草一律记账,年终一次她总要从刘中手里一次结算上千元的钱。方月姝心里明白,这是刘中送给她的好处,她打心里感谢刘中,别人快乐自己也快乐,还有一些暗的明的收入,多不好?

    可是她要知道有一天,她家的新媳妇给王放勾上手,那她才真不愿意呢——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猫扑小说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