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扑小说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猫扑小说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bookmop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猫扑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桃色诱惑 >

8.第七章勾引政府官员

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

    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桃色诱惑》小说(正文 8.第七章勾引政府官员)正文,敬请欣赏!

第8节第七章勾引政府官员

    第七章勾引政府官员

    周六的下午,七里店公社政府大院子里,空荡荡的,留下值班的还有文书小成,七里店民政股属双重领导,上面属县民政局,下面纳入公社革委会编制。请访问。

    民政股又是的办事机构,可以代表地方人民政府,负责地方民政的安抚工作,民政股只有三个人,一个股长,就是毛国民,另一个是现金会计,还有一个是大队抽上来的落选村支书,叫成春渠,临时工,人年轻,有自然灾害发生了,年轻人腿跑得快,常常代表民政股赶到第一线,做了实地工作,没有大要紧的,便一手处理了,把情况带回来向毛国民汇报,毛国民签了字再向上级部门反映。

    所以,毛国民说周日留下来值班,是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毛国民家住在杨家桥,距七里店近二十里,来回都骑自行车,道路又不好,今晚就不打算回家了。

    毛国民年近五十,早年的时候参过军,退役回来在县电影放映队工作,每月到乡下来巡回放映,后来进了民政部门,由干事转为股长,人老了些,也修炼出一套地方政府的工作经验,特别是处理群众上访事件,很有一手,文革结束后,国家一方面对文革留下的冤假错案进行重新定论,一边还要维护正常秩序,对过激的上访对像还要进行安抚,这样毛国民便成了政府一个不可少的人物,也使他本来由一个上传下达的办事机构人员,变成了联系上级和老百姓之间的桥梁。人的头脸也就大了。

    毛国民的家庭完美,上有老人,下有儿女,老人降,儿女顺心,儿子叫毛广林,这时正在读书,只有一点,毛国民不尚满意,就是他的老婆范玉兰,让他不那么满意。

    说起毛国民的老婆范玉兰,原是大队书记范文高的女儿。当年毛国民为了参军,要大队推选体检,第一年,没有推荐,后来范文高把女儿许给了毛国民,毛国民第二年,便顺利地通过体检参了军,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。

    范玉兰是很漂亮的女人,安理说,毛国民是前途美人一抱收,但是谁都知道,范玉兰从小患过脑膜炎,留下了后遗症,症状也不是太明显,就是话多,什么话都敢问,都敢说,第一次来月经,正在大队文娱宣传队跳秧歌舞,唱南泥弯,见到裤管洇湿了,竟然在茅房里大哭起来,让宣传队的男男女女,都跑过来,她竟然将裤子脱到脚脖上,把染红的两条大腿给人看。这事过去多年人们还当笑话谈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对于初潮的少女,好像也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范玉兰,每次来月经,看到身体流血,都大呼小叫,让人知道,逐渐她的傻大姐性格就让更多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毛国民退伍之后,两人很快结婚,日子过得也挺美满,只是范玉兰,从来心里存不住话,想什么说什么,不仅个人秘密,就是毛国民和同事的一些心里矛盾,回家跟她说了,她都瞒不住,也要说出去。这样天长日久,毛国民就不把话告诉她,遇上一些事,也不同她商量,自己一个人拿头做了,做合上她的心意,很好,合不上她的心意,又大哭大闹,闹到娘家,开始娘家顺着毛国民,知道自己的女儿性格。后来闹的多了,毛国民有时还打了范玉兰,这样范书记就不能再顺着毛国民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毛国民从没有想到离婚,到想离婚时,毛广林已经出世了,毛广林上面的几个女儿都已成人了。

    十多年里,范玉兰没心没肺的只知道吃喝穿戴,已由先前的苗条细腰的大美人,发福成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婆娘,因为心是空的,什么也不想,只认为女人把儿子生下来了,就是完成了任务,对夫妻不出产的快乐,视为额外的负担。

    那时候,毛国民已经到县电影放映队工作,一次下乡巡映要一两个月才能有空回家,毛国民正值望盛的年龄,回家就想,而范玉兰不想,要说不想也不是,因为多日不做,每做一次,范玉兰总觉得不舒服,当毛国民的顶入她的身体时,她的下身都会有破皮似的疼痛,再做第二次范玉兰是又抓又掐,始终不让毛国民上身。这样毛国民就有了一种无法发泄的闷气。

    回到电影队,再下乡放电影,就想找一个相好的女人。那时候看电影是乡下群众唯一的娱乐活动,放电影的人被视为天使,因此想同毛国民好的女人,多的是,只是没有机会,因为毛国民没有固定的放影点,这次下来在这个大队,那次下来又在那个大队,放映都在晚上,机器在手里,要不停地换胶片,又不能离开,所以就没有机会,但是在灯光暗下去屏幕亮起来,人们的眼睛都集中在屏幕上时,他才有机会,把手伸到他旁边的女人的大腿上摸摸,捏捏,不仅不能过瘾,而且他更难挨。

    他终于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在一次放映结束后,去了一个女人的家里,那个女人叫杨雪,男人也是在外地工作,因受不了等待之苦,和毛国民拉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毛国民收拾好放映设备,在大队部先找好睡觉的地方,然后把大队干部送走,自己才敢溜出来,到大队部后面的小竹林里叫出了杨雪,杨雪把他领回家。

    杨雪比他年轻,只有二十五六岁,正是饿狼般的年龄,一进屋灯也没点,就抱着毛国民亲嘴,毛国民把他推到床上,三把两把两人就脱得精光,半夜做三次,第三次做完,东方就有了晨曦,毛国民回到大队部刚上床,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后来每逢下乡放电影,毛国民总要到杨雪家去玩一个晚上,那次下乡,放完电影,他没见到杨雪,他又去了杨雪的家,敲了一会门,门开了,出来的人不是杨雪,是杨雪的男人,毛国民转头就跑,杨雪的男人追出去很远,因为只穿一条短裤,天很冷,算是毛国民走好运,不然那次毛国民就破相了。

    从此毛国民收了心,有了,还是回去找自己的老婆范玉兰抒发感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范玉兰,就是一滩肉,如果她不配合,那肥胖的身体,毛国民只能进到一半,就被她异常丰满的大腿挡住了,做起来实在不是味。

    后来,毛国民就转到民政部门来工作了,来到了七里店公社,由民政干事,到民政股长。

    七里店小上街上有不少半掩门的女人,毛国民个个清楚,也认识,可那些人都没有档次,毛国民在这时注意自己的身份了,他再有,也不能下作到这个地步,但是那些女人为了从他手里得到政府救济,总是把粉搽要腮上,笑堆在脸上,来讨好毛国民,毛国民虽不打算上这些女人的床,但对她们也没有恶感。

    毛国民多年的工作经历,练就了他和蔼待人的习惯态度,这样常常给那么多开放的女人一个虚假的形象,导致她们频频勾引,那段时间,毛国民拿国家的财物,也换回了这些女人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为她打毛衣,为她洗衣服,为他缝被子,多少人抢着做,在同僚看来,毛国民像和多个女人相好,其实那时的毛国民,一个女人也没看上。

    毛国民看上的第一个女人,就是高英。

    有一次,毛国民到高英小卖部去买牙膏,高英中午正坐在小店里打盹,毛国民用手在她的白铁皮房子上敲了敲,像敲锣一样,把高英惊醒了,一抬头见是毛国民,说,是毛股长,您要买什么?

    毛国民要了两面针牌牙膏,拿要手中,递过钱去,高英说,算了拿去用吧,一起算……

    毛国民说,不能,不能,一是一,二是二。

    高英和毛国民说的,都是指一些经济方面的来往,毛国民给高英的印象特别好,总有一股慈祥长兄的印象,每期救济款求济粮下来了,毛国民知道高英人穷却放不下面子,有时给她救济粮的条子,高英不说不要,要了回去从不自己到粮管所去称粮,而送到乡下亲戚家,让别人去称,毛国民知道了,就更喜欢他,喜欢她这样的女人,至今还保持着高贵的气节,于是他就给她救济款,毛国民的权限是每张条子最多二百元。于是毛国民就让高英在一张表格上签上字,就可以拿走二百元钱。

    高英当然知道这是毛国民给自己的好处,她想毛国民除了人性格好,与自己没有其它关系,为什么这样照顾呢?所以高英便想方设法报答他。她知道毛国民喜欢吃春天荠菜馅的水饺,高英会专门到郊外去挖荠菜,回来包饺子,请毛国民来吃。秋天到了,高英总给毛国民用毛线打点什么,第一年打了一件毛线衣。高英的手艺特好,可以在毛线衣上打出多少花样,让毛国民穿在身上,总喜欢敞着怀,让人评论他的毛衣打得有技巧,问他是谁打的,他会一口说出高英来。因这他那时同高英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毛国民的部门常要买些东西,如纸墨笔和办公文具,之内的小件,他便让会计跑两步腿,到高英小店里去拿,拿了记账,到一个月时间再“一起算”,这有两层意思,一是毛国民本人买东西不要钱,二是记在公账上,毛国民却从不在这方面让高英瞧不起,总是付现钱。这让高英也敬佩毛国民。

    互相尊敬,尊敬成了兄妹的那种关系,其实并不是他们的初衷,高英也知道,毛股长不会这样无缘无顾地爱护她,她就知道,有身份的人挺注意身份,她知道他想她什么,但是关系到了这份上,互相又说不出口,更做不起来,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互敬互爱的关系,而心里的那份情愫,却越来越隐藏起来。隐藏起来不代表不存在,却越发地逢勃萌发,便酿成了后来的事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毛国民来她小店买烟,给她留下了话,说每个周日只有他一个人值班,让高英觉得是再明白不过的暗示了……

    那天下午,高英早早地关了门,回家洗了澡,很精心地挑选了内衣和外套,便单等着夜静下来时去政府大院找毛国民,她竟有了多年来少有的激动心情……——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猫扑小说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