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扑小说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猫扑小说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bookmop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猫扑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桃色诱惑 >

22.第二十一章爱情绝唱

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

    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桃色诱惑》小说(正文 22.第二十一章爱情绝唱)正文,敬请欣赏!

第22节第二十一章爱情绝唱

    第二十一章爱情绝唱

    袁启明攀上了一个在乡政府工作的妻子,又是一个有名的大美人,很让七里店中学的老师羡慕一阵子,尤其是未婚的青年老师,无意中就把找对象的标准向袁启明看齐,也就是想遇上同袁启明一样的好事,这就加大了婚姻成功的难度,后来袁启明调入政府做财政会计,中学老师,就是领导也经常需要袁启明帮忙了。请访问。

    那几年,中学的许多建设项目注资,都是乡镇出大头,主管局出小头,所以校长经常为一项建设与政府那边频频打交道,手续过关了,资金又都从乡财政过手,就要和袁启明打交道,就连老师的工资也要到乡财政统一汇总发放。

    袁启明接待中学过的校长或老师,有一种见娘家人的感觉,开始很兴奋,还有些小鸟状,后来经事多了,不少老师请他办点事,他也能帮别人做些什么,就觉得自己有了一定的地位,心里便有了自豪感和满足感。想想过去的校长,开始时在教师面前指手划脚,他袁启明连响屁都不敢放,现在校长来找他,还给他敬烟,真是倒过来了。

    后来遇上一件,让袁启明改变了对自己能力和身份的认识。

    袁启明有一个同乡,来找袁启明,他刚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,打算在夏收夏插中大挣一把。但是关键是柴油紧张,私价油比供应油高出了几倍价格,他想到了袁启明就来找他帮忙,袁启明有些为难,但还是答应了,让那同乡在家等,他去供销社找胡经理批条子。

    袁启明去的时候,心里不是没有一点把握,那胡南佐是个狂人,县里分配下来的化肥柴油等重要农资都经供销社经营,他就成了香猫卵子,所以人就横。胡南佐跟袁启明没有多少直接来往,工作上,供销社不在政府大院,也没有关系,但他们也应该是熟人,每次见面,袁启明跟胡南佐打招呼,胡还会随手甩给他一支烟呢。

    袁启明去了供销社出来,回到政府大门口,正赶上付金环去敬老院上班,她问他批多少,一桶两桶?付金环看着袁启明的脸说,一桶也没有?

    袁启明把手里的条子给付金环看,付金环当时就撕碎了,掼在风里飘了,骂了一句,狗日的,不睁眼了,这点面子不给!

    袁启明说,你别生气,我还没生气呢,你有钱吗?我去给老乡开一桶私价,我们不能让家乡人小瞧……

    付金环说,再让我去看看,老狗日的不给面子,他自己也别想方便!

    付金环去了,不大会儿,笑嘻嘻地走回来,把两桶油票放在袁启明的手里说,我当他是三头六臂呢!只怪你没跟他把话说好,那狗日的就是服软不服硬!

    袁启明说我没跟他硬要呀?

    付金环说,不说了,我去上班了,你回家吧,老乡在家等你呢。

    事情虽然办了,在老乡的面前脸也顾了,但留给袁启明的是不尽的思考。

    他从与付金环结婚开始,就有这种感觉,虽然付金环很爱他,他也很爱付金环,他就觉得自己在女人的阴影下生活,好像他们这个家,是靠付金环支撑着,事实也是如此,从他的工作调离,到眼前这些小事,他办不了,而付金环办得了,付金环手里的权利不比他大,他还握有一定财权,而付金环只有孤寡老人才讨她好,那么付金环为什么能走得通,而他却走不通呢。这就让袁启明联想到许多人来。

    第一就是乡长周德海,袁启明凭直觉知道,付金环和周德海一定有问题,这种关系已经达到一定程度,并且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有了,这又让袁启明想起他们的初夜,付金环没处女红。现在的周德海对付金环的态度,一看就不是领导和下属,是那样额外关心,付金环有时对周德海还敢发小脾气,周德海不仅不恼,反而笑出那颗镶金的切牙来,袁启明即使和付金环在一起,周德海也目中无他,或者把他支开去,要留付金环和他说话。每逢这个时候,袁启明就觉得自己作为男人,矮去了几分。他就后悔本不该到政府这边来工作,教他一门书,他绰绰有余,何必来看别人的眼色?

    他又想,来了也好,来了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这边混得怎么好,他反复考察一个女人,没有突出能力,也没有好的后台背景,怎么能混得路路通呢?没有别种解释……袁启明不敢想下去,想下去他就有一种让人掏心的感觉,自己朝朝暮暮亲着搂着的女人,还不知让多少男人干过,他得到的原来是绣花破鞋……

    晚上付金环回家袁启明还有情绪,付金环也知道他有情绪,但不知道他是在生她的气,付金环想哄哄他,晚上洗完澡故意不穿外衣,只穿着三点式在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袁启明在看电视,付金环坐到他身边的沙发上,硬把半边屁股挪到他的腿上说,我和你一起看,你搂着我。

    袁启明说,你先睡吧,你不爱看动物世界。

    付金环亲了他青青的胡茬说,你知道我不爱看,为什么不调别的频道,说着付金环去抓邑器。

    袁启明说,别换,今晚就要看动物世界,看看动物是怎样生活的,与人有什么不同。这时猎豹正在追赶一只羚羊,付金环就呼叫快跑,快跑,分明是站在羚羊一边,而袁启明则叫着快追快追……分时是站在猎豹一边。付金环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,说,启明你今晚是怎么了,为什么变得这样残忍了?

    袁启明说,男人就要有残忍的心,才能做成大事。

    付金环不去说什么,便把头埋进袁启明的胸前哭起来说,我做错什么来了,启明你这样对我?至少我是爱你的呀!

    袁启明心软了下来,便搂着付金环在怀里,抚摸她的头发说,不说了,不说了,都怪我,作为男人,不能带给你幸福,处处还让你为难,让你抛头露面,我不是你理想中的好男人!

    付金环便又哭起来,雪白的身子,在他怀里颤动,像个待茧的白蚕裹,温柔极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电视的画面切换到鹿群,两只雄性梅花鹿正在打斗,一群母鹿若无其事地吃草,终于分了胜负,那只雄性公鹿,赶走情敌后,舔舔伤口,躺下来休息一会儿,便走到母鹿群中间和一只母鹿交配,那只母鹿大概不在发性期,或者是心情不好,摇着尾巴跑开了,那只公鹿也不去追赶,配偶多的是,干嘛追呢?你以为你珍贵?它就上了另一只母鹿的后身,把前腿搭上去,那只母鹿不仅没有跑,反面努力支撑着后腿,在众姐妹中,接受男鹿的爱意。

    付金环有些不好意思看,袁启明说,这有什么不好,人类远不如动物,动物做什么还是光明正大,不像人做事躲躲闪闪,让人逐磨不透……

    付金环看了他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,一个人上床去睡了。

    付金环上床怎么也睡不着,到半夜的时候她模糊地醒来看看身边没有人,她轻轻下了床,走到客厅,看到电视没关,也没播台了,一片雪花,沙沙地响,袁启明伏在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付金环把袁启明晃醒说,怎么这么就睡了,快上床吧。袁启明上床,付金环为他脱了衣服,付金环自己也脱了最后的一点布缕,便把光身子送给袁启明,想用身体安慰安慰他,她以为袁启明还是生胡南佐的气。

    付金环把袁启明搂在怀里,不,是她把自己拱到袁启明的怀里搂着他,又把自己的奶头送到他的嘴边让他吃,其实付金环这时没一点的兴趣,她只想为了挑逗他,让他高兴。

    不想到袁启明从床上跳起来,一把将付金环按下,然后扑上去,狠狠地插入付金环的身体,连连狂风暴雨般一会,停下来粗野地说,你老实告诉我,你跟周德海上过几回床?你说,你不说,我今晚就日死你!说着袁启明就发疯似的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付金环措手不及,生活了一年多的丈夫,一下子变了,变得像头怪兽,让她陌生了,但是一会儿她就转过弯来了,这是丈夫的心结,不是一开始从她没留下处血就耿耿于怀吗?她真不敢承认她不是处女,她如果和盘托出,她好不容易得到爱情会烟消云散,丈夫一定不会原谅她,欺骗是善良的,更是自私的,她不敢说,只能继续欺骗。

    付金环的嘤嘤哭声,终于让袁启明动了恻隐之情,他又把她搂在怀中,转换侧位进入,缓缓地进出几下,搂定不动说,刚才我太粗了,你会原谅我吗?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是吧?

    付金环没说是还不是,只把湿湿的脸和湿湿的唇给了他,这次他们,又到了一次,这是他们谁也不曾料到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成了袁启明和付金环夫妻生活的最后绝唱。

    后来,袁启明主动提出脱离乡财政所,回学校教书,做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教师,那时也还是在教育界人才缺口的时期,出的人多,归口的人却一个也没有,袁启明大专学历,回教育系统一点也没有麻烦,麻烦却是他和付金环的关系。

    付金环不管怎么说,也拗不过袁启明,付金环到这时才后悔,她不该把袁启明挖到政府部门来,同时她对袁启明也有了更深入地了解,觉得袁启明外表柔柔弱弱,像个贾宝玉,但表现出个性来,又像个大男人,她更爱他了。可是袁启明却不再爱她,她的美艳怎么也抺不去她深处给袁启明留下的阴影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离了,又是一段小镇新闻,但付金环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后来付金环便成了周德海的公开情人,直到后来出事,也是他们的咎由自取,那是冬天里一个大雪飘飘的深夜……——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猫扑小说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