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扑小说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猫扑小说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bookmop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猫扑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桃色诱惑 >

第二十二章 二次花开

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

    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桃色诱惑》小说(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二次花开)正文,敬请欣赏!

第二十二章二次花开

    有一次,宋秀文到钱玉露家找章肇晨买化肥,来的时候是快中午了,宋秀文说,今天我就在你们家吃午饭了,你们也不准备一下?

    钱玉露就知道来者不善,她不敢惹她了,就想好好招待她一下,让她走。请使用访问本站。钱玉露让章肇晨去买酒买菜,章肇晨要去买东西,宋秀文说,我说着玩的呢,三两里的路,我不在你家吃,万宝国在家等我呢?我就有两句话要对章肇晨说了,说了就回!

    钱玉露说,宋姐,我已经认过错了,你就原谅我吧,我去买菜,你和章肇晨说话,我留姐吃饭……

    宋秀文看着钱玉露走了,对章肇晨说,怎么把我给忘了?多少天没去找我?今天晚上还在老地方见?

    章肇晨说,我不是很忙吗?各单位开始改制了,又要下人,又要搞承包,这时候犯一点错误,都可能是被下放的理由,我不敢呀,我是天天想你呢?

    宋秀文说,你就是嘴上说想,是想骗我不成?

    章肇晨说,哪呢?我哪是骗你呢!说实话,我倒是常常骗了钱玉露。我哪敢骗你呀,我是真的没时间!

    宋秀文说,这么说我也信了,不过今天送到你家来,可不是来尝钱玉露厨艺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!

    章肇晨有些为难地说,你看,钱玉露刚出去,一转就回来了,让他看见多不好?你不怕我怕,我真不忍心再打她了,她已经服了,她这样招待你,你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宋秀文说,你说到哪里去了?我是婊子,中午还要来找人睡?我才不呢!我每天中午都要在家睡午觉,万宝国都要在中午和我,他那人啦烦死了,什么都好,就是这点太烂,只要你受得了,他一天一次还不够,中午休息,还要插档补一次!我们家柴米油盐花费,不如卫生纸多,真是没办法!

    让宋秀文这么一说,章肇晨是嫉妒得了不得,突然就有了,便搂住宋秀文亲嘴。

    宋秀文说,我说不能答应你,就是不能答应你,中午万宝国在家等我呢。我受不了一个中午两个男人!好了,你实在想要,你不是喜欢女人的脚吗?你看着我的脚到底比不比钱玉露的脚好?

    宋秀文把脚从浅口皮鞋里脱下来,往上一跷,便跷到对面章肇晨的腿上说,看看,我的脚美不美?

    章肇晨把宋秀文的一双美足抓在手中,看了看,说,真美,说着他要把她那玉生生的脚趾往嘴边送,企图吃她的脚趾,就在这时,钱玉露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宋秀文看到钱玉露回来,不慌不忙地将脚从章肇晨的手里抽出说,你看你家肇晨,怕是饿坏了,把我的腿当成猪手了,刚要吃,就让你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秀文终于彻底打垮了钱玉露,以后也不再寻思折磨她,不过她的美好人生也葬送了,她嫁万宝国,也谈不上爱情,只是有一个男人过日子而已。万宝国连那事都能不管她,她也就任命了。就跟他过日子,有时心情不好,就去找一次章肇晨诉诉苦,钱玉露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钱玉露就常常想,虽然她当时抢了宋秀文的男人章肇晨,说起来也不算大错,她怎么就遭到宋秀文的如此报复,而一点反抗勇气也没有了呢?她仔仔细细地想想,她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欺负,不怪别人,要怪就怪章肇晨,如果章肇晨是真心爱她,不和宋秀文来往,或者章肇晨不打她,让她和宋秀文斗,她怎么又会输给宋秀文呢?

    这样一想,钱玉露就觉得自己太窝囊了,你章肇晨有什么了不起的,是什么鸟东西,吃着碗里,还要看着窝里,不把她这个正经的妻子当回事,在家里要吃野女人的脚,你恶不恶心?既然你能这样把野女人惹到家,我为什么还要为你守节?我又为什么不能和别的男人好?

    男人要想找女人好,那不一定方便,因为不是哪个女人都可以随便和别的男人相好的,而女人不同,女人要主动和哪个男人好,几乎没有哪个男人不愿意。这样一想,钱玉露便打算在周围找一个相好的。找到了,那个人叫童非。

    童非只有三十多岁,比钱玉露小三岁,童非相貌堂堂,英俊而又潇洒,但是童非没有家庭,也不是单身,童非没有职业,好逸恶劳,农村有田地,却不爱种地,整天靠赌钱过日子,那时他还有女人,女人管不了他,后来气回娘家,婚也没离,人也没回,就这样,再后来出去打工了,开始有电话联系,后来电话换号,女人便没给他号,他手里的风筝线断了,就不知道风筝落到哪。

    童非自由了,自由了也好,好在可以自由自在地赌钱了,赢了钱回来,请朋友吃饭喝酒,喝了酒,便和女朋友上床,输了钱再去向亲友借,借了又不还,亲友借遍了,就不再借,又不想吃苦,日子也不知道怎么过,终于有一天,他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不少,也有意气的,其中一个做上了大队村长,便把童非弄上去做组长,一年也能拿到四五千块钱,而且经常有公款招待,一下子童非又有了人模样。

    童非做了小干部之后,就比过去有了气派,本来他人就很好看,现在就更好看了,可是好看归好看,鉴于他的过去,没有哪个女人敢嫁给他,但愿意和他上床的人却不少,那些女人不图他的钱,她们都知道他存不下钱,但是他的人很有风度,也算是小村上的美男子,想同他快活快活的女人大有人在,但是不是哪个想快活的女人,他都能给她快活,这个时候,他便看上了钱玉露。

    他看上钱玉露,其实是很久以前的事,钱玉露是工人,有家庭,是个正派的女人,并且钱玉露男人,也不是乡下下苦活的,这么说吧,要说他敢想和钱玉露好,简直就是不可以能的,不在一个档次上,就像公鸡看上了凤凰,白想,所以说,钱玉露能和童非好上,纯属鱼翁得利,钱玉露就像当年宋秀文找了万宝国一样,是要报复男人而得到心里的平衡,到便宜了光棍童非。

    童非和钱玉露的家住在一起,钱玉露过去在中轴厂上班,后来改制了,中轴厂不景气,被人承包,又转包,换成外地人,原来的工人得了一次性补偿,统统被解雇了,除个别手艺好的人,被反聘回去,大多泪汪汪地拿着补偿离开了干了多少年的乡办厂。

    钱玉露回到家,领了承包田,开始劳动,这时章肇晨已经不做采购,调到杨家桥代销点做协理,她一个人带着两孩子在种田,有时候会去看章肇晨,多半时候,是章肇晨回家看她,那要到半月二十天,其实,杨家桥到章肇晨家,也不过二十里地,想回去,天天夜上可以回去,那因为章肇晨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章肇晨回去干什么?他一来不会做家务,二来也不想见到钱玉露。一到家钱玉露总是问他,又找到哪个新小女人了?宋秀文一月去几次呀?

    章肇晨对她说这样的话很有反感,本来他回来,就像喂牲口,半月回来喂一次,钱玉露也就饿不死了,她这么一说,他也就不想喂她了。一夜谁也不碰谁。后来章肇晨悟过来,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过去他也是半月回来一次,不管两人冷战,热战,只要上了床,钱玉露即便眼里包着眼泪,她也会主动要他。他才不管她呢,只要她要,他就上,当他上了钱玉露的身子,钱玉露便由一滩冰,化成了一汪水,像饿儿狼一样,把他的东西吞在身体里,死死地咬住,同时上面又倒过来,把自己的舌头伸进章肇晨的嘴里,下面属她,上面属他,两不吃亏,相互使劲,一会就把半月的所有情绪释放了,之后气也没有了,恨也没有了,只有一声声的叹息,和涟涟的泪水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章肇晨还使老一套,两人斗了嘴,他单等钱玉露低头,转过脸来,在他的裆里找小鸟,打叉,或者装坐起来上马桶,硬是从章肇晨身体上爬过来,把两个大在他的脸上拖来拖去,或者小便之后那体毛上还淋着水,就从章肇晨头上过去,章肇晨以为是下雨了,便不能不说话,一说话,钱玉露见好就收,见坡下驴,干脆赖在他身上不走了,你说下雨就下雨,就一屁股坐在他脸上,让你吃雨水,章肇晨也不嫌那雨水有咸味,便吃起来,两人和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。章肇晨是等急了,以为钱玉露哭了,又要等他哄,他推一推她的后背,钱玉露没有醒,他认为她一定装睡,又使劲一推,钱玉露醒了,朦朦胧胧地说一句,别推,你走吧,从后门走……

    章肇晨愣是没听明白,赶忙把钱玉露弄醒,钱玉露又说,你还没走?

    章肇晨说,你让我半夜到哪去呀?到杨家桥还有二十里呢?

    钱玉露这时才真醒了说,我刚才说梦话了,我说什么了?其实她很明白,刚才说的就是童非。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猫扑小说 http://www.bookmop.com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猫扑小说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